当前位置: 首页 » 监督曝光
打着“替群众跑腿”幌子谋私利的村支书
字体: 发布时间:   来源: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2019年6月11日,汇川区纪委区监委首例“零口供”职务犯罪案件——团泽镇四合村原党总支书记赵伦辉贪污案在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涂某某很懒散,没时间来签订工程承包协议。”

“开工报告、现场签证单、工程数量计算表、工程金额计算表、竣工图、工程结算表等所有资料中涉及到涂某某的签名都是我代涂某某签的,这些都是涂某某喊我去帮他做的。”

“涂某某没有车,喊我来给他申请拨付工程款,三次拨款申请书都是我帮他做的,委托付款函涂某某的签名是我帮他代签的。”

“涂某某没有银行卡,取钱不方便,三次拨付的工程款都是我去帮他带领后转到我个人的银行卡上的。”

“2万多元的税款是我自掏腰包替涂某某缴的。”

“我做这些都是替群众跑腿,我是一个一心一意为村民着想的人……

法庭上,赵伦辉的辩白显得苍白而无力。

事情还要从2013年开始说起。2013年,汇川区团泽镇四合村的部分涉农设施因修建高速公路被损坏。为恢复生产、保障群众出行安全,2015年,承建高速公路的遵义市新蒲新区新舟空港城市组团开发建设指挥部委托团泽镇人民政府修复。修复工程最终由四合村村委会实施,并提出按邀请招标的方式招标,明确规定村干部不得参与工程建设。时任四合村党总支书记的赵伦辉为包揽该工程,找到村民涂某某、肖某某、张某三人分别作为公司代表参与招标。

涂某某、肖某某、张某在稀里糊涂中成了赵伦辉的傀儡。

作为“中标人”的涂某某说“邀标会快结束时我听主持人说我中标了,但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代表的是个什么公司”

参与邀标会的肖某某说“我们去参加招投标会,赵伦辉喊我们在什么地方签字我们就在什么地方签字”

同样作为参加邀标会的张某也说“赵伦辉喊我到团泽镇参加一个会议,去了以后才晓得是招投标会”

……

种种证据表明,该涉农工程的实际幕后指挥者就是赵伦辉。他自行制作三家投标资料,找村民冒充负责人参与工程投标。以村民名义将修复涉农设施工程揽入怀中后,又贿赂验收人员在竣工资料中动手脚虚报工程量套取国家资金11余万元。

赵伦辉在接受审查调查时,就一口咬定他不是工程实际承揽人,而他找来投标的涂某某才是工程实际承揽人,始终坚称自己没有在工程建设中套取国家资金。赵伦辉面对大量的证人证言,甚至自己签过名字的书证都矢口否定,更以记不清、想不起为由拒不交代违纪违法事实。并与相关人员串供,订立攻守同盟,对举报人进行威胁、辱骂,阻止他人检举揭发有关问题,对抗组织审查调查。

在耐心对赵伦辉讲党规党纪做思想工作进行突破的同时,纪委办案人员根据已有的线索,针对各个环节的当事人、证人,制定详细周密的调查方案,通过询问证人40余人,制作笔录50余份,书证60余份。从银行、村委、空港指挥部、贵州汇源公司等涉及的单位调取书证,进行证据固定。经过5个月的审查调查,大量扎实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赵伦辉的犯罪事实。

 

【执纪者说】

纪检监察机关始终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初心,党员干部犯错后,如果能正确认识自己的错误,积极配合组织审查调查,或许能受到从轻处分;但如果心存侥幸、负隅顽抗甚至对抗组织调查,则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该案是区纪委区监委成立后首例“零口供”职务犯罪案件,尽管赵伦辉对所有的人证、书证,甚至自己的亲笔签名都矢口否认,但因为区纪委区监委大量扎实有效的工作,2019年3月,赵伦辉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同年6月,汇川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赵伦辉利用职务便利在团泽镇四合村涉农工程中套取国家工程款11余万元,有拒不交待赃款赃物去向或者拒不配合追缴工作,致使无法追缴的较重情节,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分享:
我要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IE8请在"工具"选项采用"兼容性视图") 黔ICP备16002813号

贵公网安备:52030302000251号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