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层声音
从一个县委书记权力失控后的整改说开去
字体: 发布时间:   来源: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阅读量:

盛夏的三都,一片葱茏,水晶葡萄挂满山头,都柳江清澈纯净,小城古朴静谧。

站在山顶俯瞰,县城周边的景象让人触目惊心。林地里、农田上,大大小小的工地上百个,矿石堆砌在路边、机器停摆在场地,乱石残渣有如阴霾笼罩,压得整个城市透不过气。

这样的“伤疤”,正是三都县委原书记梁嘉庚留下的“杰作”。

梁嘉庚严重违纪违法后,在省委、省纪委监委的领导下,三都全县上下革弊立新,掀起一场整治大风暴,对全县工作进行全面整顿整改。

从 “脱贫攻坚跑冒滴漏”到地毯式摸排网格化管理

都江镇坐落在都柳江中上游半山腰,距县城50余公里,辖20个村,地质疏松、山高坡陡、林多地少,是全县贫困面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乡镇,曾是梁嘉庚对口帮扶的乡镇。

前往都江镇,崎岖陡峭,一路临江临崖。走进坝街村,硬化路干净整洁,墙面彩绘,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种有花椒、佛手瓜等经济作物。

“这是庭院经济,你可别小看这些小瓜小菜,能给我们带来不少收入呢!”村民王光厅说,在领导的帮扶下,妻子种菜卖菜,他养牛贩牛,不到半年时间就脱了贫。

王光厅亲切称呼的“领导”是三都新的县委领导班子。今年1月,三都县委结合实际、挨家挨户了解情况,经过大量调研走访,开会协商,建议村民充分利用有限的土地资源,发展庭院经济,以短养长。

“领导干部又回到我们身边了,处处为我们着想,出谋划策发展产业。”在工业辣椒基地,村民王光齐正在摘除病害辣椒,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正如黔南州委办派驻坝街村第一书记张光衡所言,这些喜人的变化仅发生在半年之前。

“之前,梁嘉庚很少进村,就算来也只是带着商人看项目,在村委会开个会就走了。”张光衡说,梁嘉庚不顾及贫困村危房、水电、路灯等基础设施未改善的事实,就大力推进“两江神岛”“坝上花街”旅游综合开发项目。

在省委全面推行政策设计、工作部署、干部培训、监督检查、追责问责“五步工作法”,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真抓实干之风、勤俭节约之风”的关键节点,梁嘉庚却背道而驰、我行我素,脱贫攻坚跑冒滴漏、走马观花。

在梁嘉庚看来,“‘高大上’的项目上去了,群众自然就脱贫了。到2020年上级部门会给予三都财政资金进行兜底,实现‘输血式脱贫’,大家不用担心。”

全面消除贫困,全面建成小康,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全国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但这绝不意味着可以“等靠要”,绝不许有歇歇脚、喘口气的思想。

当前,脱贫攻坚是中央、省委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是第一民生工程,省委连续发出“春季攻势”“夏季大比武”“秋季攻势”“春风行动”重要行动,全省上下精准发力,用心用情用力决战决胜脱贫攻坚。

然而,作为“扶贫开发工作第一责任人”“扶贫一线总指挥”,梁嘉庚不考虑三都作为全省14个、黔南州唯一的深度贫困县的实际,面对贫中之贫、困中之困、难中之难,没有坚持到底的劲头,不肯下“绣花”功夫,大搞形象工程。2016年以来,梁嘉庚主导实施在建的1000万元以上的项目有127个,但与脱贫攻坚有关的只有41个。2017年8月30日,针对三都县委、县政府存在的不聚焦精准脱贫工作、目标发散、力量分散等问题,黔南州委、州政府对三都提出批评并“约法三章”,梁嘉庚口头答应却不执行。

2017年,三都的漏评率达26.67%,错退率达9.68%,在全省属漏评、错退率较高的典型。

痛则思变。三都下定决心开展一场刮骨疗毒式的脱贫攻坚整改行动。

脱贫攻坚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夯实脱贫攻坚“一把手”责任尤为重要。三都聚焦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严格落实监督问责制度,压紧压实“一把手”工作责任,坚持最严的督查和问责并重,让“一把手”把心思真正放在脱贫攻坚各项工作落实上。

针对漏评错退问题,领导干部全部下沉,县四家班子以上率下,先后走访146个贫困村,572个贫困组。全县实行脱贫攻坚网格化管理,3819名领导干部用1个月时间进行全覆盖、地毯式摸排,彻底摸清贫困底数,对排查出的漏评、错评、错退人口,严格按程序进行民主评议制度,因户施策发展产业。

“以前驻村干部只关注贫困户,我们这些非贫困户的诉求很难得到回应,有了网格化管理,时时刻刻能感受到党的关怀。”

“有了正确的发展方向,大家都争着去驻村,脱贫有望了!”

……

“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硬仗中的硬仗,如今三都的脱贫攻坚思路对头了、措施得力了、工作扎实了,如期脱贫胜利在望。”三都县委书记朱奉余说,站在脱贫攻坚新起点,三都信心坚定、步履坚实。

从“漠视党性,思想信念严重‘缺钙’”到“一补三强”强化党建引领

梁嘉庚喜好封建迷信活动,其主导实施的工程项目中,曾私下开展选址、取名等迷信活动,干部群众看在眼里、怨在心里。

2017年12月初,梁嘉庚接受组织审查谈话后,不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企图通过实施迷信活动躲避组织调查,试图依靠风水掩盖真相、逃避法律制裁。

事实证明,不信马列信鬼神,只会让梁嘉庚越陷越深。中共党员不能信仰宗教,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党员干部在入党时就已宣誓信仰共产主义、永不叛党。梁嘉庚在党不言党,严重违背了党的宗旨与信念。

作为一名党的领导干部,梁嘉庚早忘了入党的初心,忘了理想信念才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忘了没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在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压态势下,企图借助风水“保佑”的梁嘉庚简直是可悲可叹。

“他漠视党性,思想信念严重‘缺钙’,求神拜佛信鬼神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三都县委副书记罗红梅表示,“一线总指挥”丧失党性盲信封建迷信,大摆风水局,不仅浪费了国家资产,更损害了人民利益,导致一些干部跟风,农村封建迷信盛行,严重影响了全县的政治生态。

梁嘉庚台上大讲马列,台下求神拜佛。

“他哥们义气重,不少商人来找他要项目,以致被‘围猎’,拍脑袋做决策安排项目的事情时有发生。”

“他过度信赖商人朋友,一些商人在他耳边‘吹风’,他便随意处理干部。”

商人想尽办法“傍”权,梁嘉庚利用职权大开绿灯,收受商人送予的住房、现金等贿赂,办公室俨然演变成梁嘉庚与商人权钱交易的混浊场所。

上面松一寸,下面松一尺。梁嘉庚背弃共产党人信仰,一些心存私念的干部纷纷效仿,中饱私囊。

“他出事既有偶然性,又有必然性,他的做法、作风已经在干群中引起热议,落马是早晚的问题。”三都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白林贤坦言,梁嘉庚无视党纪国法,毫无“四个意识”,阳奉阴违、我行我素,终究逃不过法律的严惩。

针对部分党组织作用发挥不强、“四风问题”易发多发、贫困群众“等靠要”思想严重等问题,三都通过党建引领,在全县开展“一补三强”党建引领思想扶贫活动,即补精神之钙、强脱贫自信、强致富能力、强乡村治理。

作风是党的形象和生命,作风问题关系人心向背。三都从整治作风开始,第一时间召开全县作风整顿推进大会,思想扶贫大讨论、作风建设治理大风暴、党风政风民风乱象大整治等专项行动,进一步稳民心、聚合力,迅速把全县干部群众思想行动统一起来。

“有明确的工作目标,提振了大家的精气神。通过一系列整改,全县上下统一思想、凝心聚力、团结奋进,干事创业的氛围持续向好。”三都自治县发改局党组书记、局长胡雪莉说,环境好了,干部群众也更加用心用情用力了。

从“大项目想上就上”到严格执行在建项目自查整改

尧人山社区营上组,离三都县城十余公里,位于营上山顶,自然田园景色秀美,水族特色风情浓郁。如今,这样的景致荡然无存,只定格在照片中、记忆里。

环顾四周,方圆270亩的土地上,水泥石柱七零八乱,到处是断壁残垣、残砖碎瓦,裸露的钢筋随处可见。

“在深山老林里修什么‘云上书院’,有谁来看啊,书院没建成,把我们家园土地都毁了。”原营上组村民汪锦良老人在复垦的红薯地里一度哽咽。

“云上书院”,是梁嘉庚计划投资4.6亿元重点打造的项目。“他打着提升三都城市形象和文化品位的幌子,搞政绩工程。项目于去年2月动工,没有人能阻止他。”三合街道办事处主任吴宗提介绍,梁嘉庚提出开发营上的命令,乡镇干部只能执行。

营上组共27户108人,为了推进工作,村干部没日没夜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说服村民同意搬迁。

“这是祖辈居住的地方,我们住惯了,也舍不得土地,但是又不得不搬。”汪锦良说。

同样让群众难以接受和理解的还有“千神广场”“养心谷”等项目,这些项目都选址在县城远郊。

“我们忙于生计早出晚归干农活,谁有闲心跑那么远去广场耍。花那么多钱在穷旮旯里修广场,不但占用我们的耕地,对贫困户也没有实惠。”村民吴老黑指着一公里外的“千神广场”,满心不解。

群众不解,干部更是费解。“大项目想上就上,很多项目我都是在要推动实施时才知晓,没有前期研判、没有相关手续,毫无民主决策可言。”罗红梅说,就算事先知晓,也无济于事。

在“水族古街”项目动工前,罗红梅曾多次劝告梁嘉庚:“在学校门口建商业街,不利于学生学习,教师家长意见很大,而且占用河道严重影响河流防洪防汛。”

“这是求都求不来的招商引资项目,想问题要有大局观念,要为全县的长远发展考虑。”梁嘉庚固执己见,“一把手”变为“一霸手”。

同时,梁嘉庚主导实施的大部分项目都是融资,“云上书院”“千神广场”等项目仅前期的征地、修路等基础工程就投入远超过承载能力的资金。

上梁不正下梁歪。县级、乡镇不少干部急功近利、围着梁嘉庚的喜好转,不愿干小、散的民生项目,而是积极融资搞大项目。融资给三都带来巨大的债务压力。

“我们现在有很大的金融债务压力,每月都有债务要还,而且绝大部分项目都没有支付农民工工资,维稳压力很大。”罗红梅说,“幸好组织及时纠偏,帮全县人民找到了正确的发展方向,尽管压力责任重大,但路子对了再苦再累都值得。”

权力失控凸显监管漏洞。针对“一把手”权力失控问题,省纪委监委研究出台了“一把手”监督管理办法,强化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机制建设。针对梁嘉庚“一言堂”“一霸手”等问题,三都制定出台全体会议议事规则,严格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要求,坚持民主集中制,严格执行“三重一大”制度。

针对华而不实、劳民伤财、短期内不可能惠及群众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第一时间印发贯彻落实“约法三章”实施细则,对所有在建项目进行全面自查整改,出台《三都县政府性债务化解30条》,更加精准、有效、合理、规范预防和控制政府投资风险。

“当前全县上下正聚焦脱贫攻坚谋发展、抓项目、做工作,目标明确了,思路清晰了,工作也就顺心了。”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潘仕进指出,对脱贫攻坚、产业发展、教育医疗等6类“必须为”的项目,加快推进;对特色城镇建设、园区工程等13类“暂缓为”的项目,稳妥推进;对“大盆景”、大公园、大赛场、大牌楼等6类短期内不能惠及群众的“不能为”项目,坚决停止。

“以前很多项目都是商人先找梁嘉庚签字后,拿着‘尚方宝剑’来逼着我们履行相关程序。现在有了民主决策,发改局真正能发挥参谋助手作用了。”胡雪莉说,如释重负后干事创业的激情高涨。

“这半年,我们每个人脸上都有藏不住的疲惫,更有坚定决心扛下去的倔强。我们乐意去做利民惠民的实事,累并快乐着。”县发改局干部邓安琪说,截至目前,发改局共争取了3.5亿元预算资金用于全县脱贫攻坚工作。

时代催人进,进入脱贫攻坚的冲刺期,三都干部群众正以求真务实的作风、苦干实干的姿态,尽锐出战。

【清风时评】

切勿权力失控引火烧身

郡县治,则天下安。

县委书记作为“一线总指挥”,身处联系服务群众的第一线,使命光荣、责任重大。而梁嘉庚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严重玷污了党的形象,破坏了政治生态。

古语有言,“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作为县委书记,梁嘉庚不学焦裕禄的无私奉献,不学廖俊波的执着为民,而大肆搞封建迷信,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大师”,严重背弃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不做政治的明白人,腐化堕落做“糊涂官”,不明底线、不懂规矩、不拒腐蚀,最终引火烧身。

县委书记身处推动改革发展的最前沿,应常念发展之责、常想发展之策、常办发展之举。梁嘉庚身负找准三都发展路子、突破改革发展瓶颈的重任,本应从三都发展大局出发,不折不扣贯彻执行上级的指示要求,努力钻研、因地制宜,有针对性地争资上项,转而权力失控,为了一己私利收受贿赂,不顾实际大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耗费了巨额国家资产,给三都带来巨大的债务压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告诫全党——“勿忘人民,甘作奉献”。梁嘉庚却把组织的提醒当“耳边风”,做人高高在上、调研走马观花,不看群众难在哪里、忧在何处。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不考虑如何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认同感”“获得感”,反而带头“等靠要”,导致全县脱贫工作滞后,影响同步小康进程。

习近平总书记曾勉励广大县委书记要做“政治的明白人、发展的开路人、群众的贴心人、班子的带头人”,而梁嘉庚宁做“糊涂人、拦路虎、官老爷、一霸手”,实属“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反面典型。

为人民谋幸福,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不变初心。贵州省委、黔南州委及时纠偏,用正确的方向引领三都干部群众转移工作重心,于危难中振作,在绝望中重生。

蓝图已绘就,奋进正当时。站在新起点,三都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任务十分艰巨,只有全县干部群众都行动起来,荡涤风雨如磐的暗夜,照亮“灾后重建”的征程,勇于决战决胜,才能完成同步小康的千秋伟业,推动三都浩荡前行。

分享:
我要推荐我要纠错定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IE8请在"工具"选项采用"兼容性视图") 黔ICP备16002813号

贵公网安备:52030302000251号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